中国国家地理(2019年7月号) 电子书下载 PDF下载

中国国家地理(2019年7月号)
内容简介
2019年第7期《中国国家地理》内容简介 1、主打选题:在青藏高原,冰晕摄影正在成为一种新潮流 撰文/计云 摄影/张梁 等 青藏高原是孕育神奇事物的秘境。随着近年来该地区的交通大繁荣,此前几乎从未向世人揭开面纱的天象中,神秘、复杂的一类自然现象——冰晕,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幸运旅行者遇到,并受到摄影师群体的青睐。一次次绝世罕见的天象记录震惊着各国学界,其成果正以兼具科学与艺术价值的面貌展现给世人,由此也催生了一种摄影新潮流——冰晕摄影。 2、澜沧江源古盐场——历史悠久传承千年,景观壮丽堪比秘鲁盐田 撰文/江才桑宝 摄影/王牧 青海是我国著名的盐业大省,许多人都知道它拥有众多盐湖,但你是否知道,在青海还有一个历史悠久的泉盐产区?在青海南部的囊谦县,1万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内出露有29处盐泉,其中8个被辟为盐场。这些盐场的历史远可以追溯到千年之前;这里出产的食盐,让地处偏僻的囊谦融入地区交易圈,成了重要的商贸中心;而在今天从审美的角度来看,独特的高原环境和传统的制盐技艺相结合,又把这些盐场打造成令人震撼的景观。 3、侨批,中国人的民间蓝色金融史记 撰文/杨弦章 摄影/杨俊坡 等 清朝晚期,特别是鸦片战争后,为了谋求生机和财富,中国东南沿海出现了浩浩荡荡的“下南洋”、“淘金热”等海外移民浪潮。当时,国际邮政和金融不存在或很不成熟,隔着险恶重洋,远在异国的闯海人如何赡养家乡亲眷,沟通情感?渐渐,出身草根和民间,体现华人智慧的跨国金融和信息传递体系——侨批及侨批业出现了。 4、南海砗磲——几近枯竭的海洋巨贝,能通过人工繁殖重现生机吗?撰文/ 张跃环 摄影/ 张帆 等 砗磲是生活在热带海洋的大型贝类,其中的大砗磲体长可以达到1米以上,被称为“贝王”。凭借和虫黄藻珠联璧合的共生机制,砗磲是动物中为数不多只靠“晒太阳”就可以活得很滋润的类群,也是珊瑚礁生态系统中重要的组成生物。但在人类无节制的攫取下,一度是我国南海优势物种的砗磲野生种群几近枯竭,那么人工繁殖再引入又是否能够让它们在野外重现生机呢? 5、不老的老照片——东乌旗家庭相册 撰文/舒泥 供图/额巴 2018年,内蒙古东乌珠旗博物馆的额和很巴图带着他的团队收集东乌珠穆沁旗的老照片,收集了数千张,有知青拍的,有当地人拍的。很多照片的拍摄者都不是摄影师,没有受过摄影的专业训练,他们拍的照片就是纪念照,在这些纪念照上,我们看到一个和民俗摄影师们镜头中不一样的东乌旗,一个从来没有脱离过时代的东乌旗。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些照片上所反映的事件,我们走访了几位照片上的主人公,他们有的是知青,有的是当年与知青生活在同一片草原上的牧民。50多年过去了,岁月在这些人的记忆中留下了怎样的印记?内蒙古草原在过去这50多年时间当中所发生的变化,从这些普通人的生活变迁中,也能窥见一二。 6、苔藓:从荒野“草垫”到城市新宠撰文/张力 稻城 摄影/张力 等 苔藓是一种结构简单、外形小巧的植物,近年来,用苔藓来制作盆栽或艺术涂鸦逐渐受到人们的追捧。这种生命力顽强的植物几乎覆盖了整个地球,从低地到高山、赤道雨林到极地冰原,甚至在城市的人工建筑上都能生长。而你真的了解这个植物界的“迷你”家族吗? 7、吉岗擦擦:隐藏在深山中的本教遗存 撰文/杨素筠 摄影/姜曦 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一处深山里,意外地发现了一个古老的洞穴,里面出土了数万件年代久远的擦擦。更难得的是,这些擦擦造型独特,具有明显的本教特征,是研究苯教文化的珍稀遗存。 8、湘西古镇:距离“边城”有多远? 撰文/钱烨 摄影/张谨 等 今年五一当天,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凤凰县沱江镇接待游客量就突破了9万人,四天长假累计接待游客37.65万人次,高于 “网红古镇”乌镇的30.44万人次。数据与丽江古城不相上下。这些年,位于沱江镇的凤凰古城因为过度商业化遭到外界不少批评,但这并不能掩盖它在商业上的成功……湘西古镇的原住民如何看待这样的成功?古镇的发展只能沿着这条路走吗?为何它们的形象距离曾经的“边城”越来越远?带着这些问题,让我们跟随作者,一起走进湘西古镇的过去和现在。 9、今日中国重要的桑蚕基地,不在江南在广西 撰文/朱千华 “世界蚕业看中国,中国蚕业看广西。”目前,广西蚕茧产量约占全国总量的五成,连续多年稳坐全国头把交椅。曾经,我国桑蚕业发达的地方是江南的江浙两省,现在广西为什么能后来居上?与江浙相比它有什么优势吗?岭南地区在历史上有着桑基鱼塘的传统,现在广西桑蚕业的布局运作还遵循着这种传统方式吗?当我国桑蚕业的中心落到广西后,当地人的生活和文化受到了什么冲击和改变吗? 10、拉利贝拉独石教堂群:岩凿建筑的奇葩 撰文/李明达 对于岩凿建筑,人们并不陌生,我国的四大石窟就是在岩壁上开凿出来的奇迹。然而,在埃塞俄比亚的拉利贝拉有一组奇特的岩凿建筑:这些教堂大多以独石雕凿而成,而且雕凿方向是“入地”而非从侧面雕凿岩壁,这在世界岩凿建筑史上颇为罕见,其出现原因耐人寻味。
Copyright © 2020 by topbes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278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