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暗月将临 电子书下载 PDF下载

九州·暗月将临
内容简介

   最光彩夺目的九州,带给每个人最初的震撼与感动!
   假如你曾经梦想拯救世界,假如你曾经孤独而充满热血,假如你不曾忘记这一切。
   好的作品是一场文字的盛宴。让人们愿意流连其中,沉醉,寻找。《九州·暗月将临》就是这样一部作品,潘海天精心磨砺,造就这样一个如火如荼的故事。
   故事最精彩之处就是作者汪洋肆虐的想象,以及在宏大场面中表现的悲怆与哀悯。潘海天用其华丽的文字与细腻的语言方式,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在九州大地上,暗月纪的到来,代表了九州世界即将发生大量灾难的毁灭时代来临。每个种族都面临这自己种族内巨大的灾难,河洛的灾难来自一场内乱,多年来积攒下的对立矛盾在暗月纪激化,一场内部的叛乱与纷争,掀开了河洛一族末日的灾难。灾难背后,是一个巨大的阴谋,秘术师、河洛族夫环、神秘商人、天罗杀手,各种势力汇集,将阴谋一层层揭开,但所有机关算尽之后,是巨大的灾难仍不可避免的爆发……
   当世界需要拯救时,爱情也需要拯救。英雄主义是救世的神器,而利己主义则必然走向失败。英雄在高歌,爱情却在低泣。这是人走向伟大所付出的代价。
   当沉浸在《九州·暗月将临》里,会觉得,我们不是那个看故事的人,而是,故事里的人。

·查看全部>>
目录

引子
白刃红尘
笑容在老河络的嘴角凝住了,他面对的是一双被诅咒过的眼睛,冰冷彻骨,带着暗淡的绿色,这样的眼睛曾见过恶臭的沼泽中升起的最狂野的噩梦。
从这个单薄的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好像冻结的冰霜挂满四周绿意盎然的枝头。

第一章
炽灼之夏
闭上眼,等一等,沙蛤,你一定在做梦,而且你每次把这样的梦告诉其他人时,换来的只会是嘲笑。
等沙蛤再次睁开眼时,她还在那里,甚至比夜盐还美。沙蛤更加相信这是梦了,这不会有错,她只可能是个羽人,能在天空中飞翔起舞的羽人。火炉嬷嬷故事里,羽人不都是美得让人惊心动魄的吗?

第二章
人间使节
不在死亡面前低头--这是死在三沙岛之战里的铁骨奥司,他曾是火环城的前任夫环,除了那场血战,他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出生地。他的头骨上只有一个干净利落的火环城标记,以及一支方头箭镞留下的深坑。

第三章
腹中鳞甲
大地在他脚下融化,他沉入更深的黑暗中去。
醒来,快从梦里醒来。
蜻蜓展翅,在他鼻尖停下,又飞走。
黑龙张开大口,吞噬一切。
像骑在马上瞎跑的人,总有一天会摔下来。摔下来的人,都感觉不到自己着地,只是一个劲儿地往下摔。
哥哥。
他昏睡过去。

第四章
靡不有初
云胡不归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这小小的一百名武士开始让东陆人胆寒。他们到处袭击人族的栅城、商队,有时候连全副武装的税使押运队也不放过。每次出征前,他们都会大声呼喊盘鞑长生天的圣名:“敕勒,敕勒,敕勒!额其格腾格里!”
黑暗中独狼的声音在说:
“我们是霸府狼骑,要记得这个呼喊,记住这些名字。”
云胡不归记得这些话。
他记得这些名字的意思是:
人终有一死,但非今日!

第五章
死亡之歌
他们相互凝望,好像要从紧贴的瞳孔中进入对方的心灵。这幅场景,既有甜蜜温馨的一面,也有残酷如铁的一面。谁说爱情不需计算,这就好比一颗客星石闯入观象台顶那个庞大的算筹阵里,星流搅动,乱如蜂群。他们要计算的东西很多,责任、承诺、勇气、荣誉……纵然爱情甜如蜜糖,纵然他们为彼此而生,可是否值得为之放弃生命中其他值得珍视的一切呢?

第六章
暴风商人
听即言。
对沙蛤来说,倾听比表达要容易得多。
他听到自己的这种恐惧好像流水四溢,在隧道里流漫开来,滴答有声。
快逃,快逃,快逃。
突然,规规矩矩地落在射牙身边的那些甲虫不安地振动起翅膀,它们惊慌失措地飞向空中,有的向着火炬,有的向着灯笼,乱飞乱窜,有的在空中相撞,有的落入火中烧得嗞嗞作响。

第七章
白虎咆哮
在任何情况下,他都只使用最有效的攻击方式,近距作战时,使用粗大的叉角和带刃的附肢奋力劈砍,远距就朝沙虫喷吐出一阵阵箭雨,但不论何种方式,都透露出一股决绝的冷酷无情。
他不知道敬畏神灵,敬畏生命;不流露怜悯,也不流露痛苦,暴风吼虎所过之处,石像如雪崩塌,夜光蘑菇好似群星散落一地,留下的只有死亡。
倘若有其他河络驭手遭遇危险,他总是袖手旁观,转身追杀其他巨沙虫。对云胡不归而言,只有杀戮是最重要的。

第八章
火环蛇牙
每个鼠骑兵的座辇上,都挂着一个灯笼,它们摇摇晃晃。火焰射到夫环结实的红色胡须上,他的整个下颌都在燃烧。
谁都知道夫环的威名和勇力,他瞪着血红的大眼喝道:“哪怕剩我一个人,我也要独自挖出你的心,把你的身体留给深渊!我在烛阴之神面前向你挑战,让神来判定我们谁对谁错。来吧,夜盐,我的镰刀和盾牌在等着你。”
阿络卡的眼睛好像麦芒一样锋利:“我不害怕,夫环。你要爱,我就给你爱;你要仇恨,我就给你仇恨。但是在开战之前,你真的想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吗?”

第九章
如火烈烈
他看见带着狼蜥头罩的东莫走错了方向,立刻消失于一团火焰中,狂骨打扮的虫师射牙陷入火热的熔岩陷阱里,还在发出哀叫,还有更多的怪物被背后追逐的铁冠沙虫碾成粉末。
站在高塔上的熊悚没有听到面具下的河络疯狂的号叫声。
实际上,他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他是唯一没有逃跑也没有喊叫的人。
尾声
归去家山
爱会消解,会随风飘散,爱情是虚无,但觉醒了的母亲之爱绝非如此。她就是她母亲在溺死前抓住的木板,如果不是死亡,她绝不会放手的吧。
蛮族人沉默着。火山灰正在他们之间飘落,好像一场大雪,慢慢地覆盖满他们的头发。
附录 九州世界设定
暗月设定书地火族裔
暗月设定书中兴霸主

Copyright © 2022 by topbes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2784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