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嚮往清晰的夢: 荷蘭現代主義的設計公司與視覺識別 1960-1975 电子书下载 PDF下载

一個嚮往清晰的夢: 荷蘭現代主義的設計公司與視覺識別 1960-1975
内容简介
看Total Design、 Tel Design 、Allied International Designers
  如何為航空公司KLM、石油公司PAM、連鎖超市AH、鐵路公司NS、礦業公司DSM、郵電公司PTT
  在二戰後重新塑造出有利的荷蘭現代商業形象?
  二次世界大戰後的荷蘭百廢待舉,經過十多年的重建,一躍成為現代化的工業國。1960年經濟趨於穩定發展,一股巨大的社會能量正在醞釀,不僅推動國內大興土木,更促使大型企業轉型,導入視覺識別。
  英、美早在20世紀50年代,就出現了擁有現代視覺識別的企業,荷蘭直到1963年皇家航空KLM成為史上第一家成功導入視覺識別的企業之後,石油公司PAM、連鎖超市AH、鐵路公司NS、礦業公司DSM等,才相繼在60年代末期擁有了現代形象的視覺識別系統。
  70年代這股風潮也吹到了政府機構,設計史學家Kees Broos曾在文章中寫道:「那時所有的國家部門、城市政府、大學都有了自己的Logo和識別系統。」荷蘭政府的積極投入在世界上算是首屈一指,也將荷蘭的視覺識別設計引向前所未有的高峰。
  這一路推動荷蘭視覺識別發展的,是世界知名的三大設計公司,名氣最大的是Total Design,成立於1963年,由本?博思(Ben Bos)、維姆?克羅威(Wim Crouwel)和本諾?威新(Benno Wissing)三大設計師領軍,其嚴謹的現代主義設計風格深受同業讚揚。其次是成立於1962、直至60年代末期才嶄露頭角的Tel Design,雖然起步比TD晚,但是在創意總監登貝(Gert Dumbar)的帶領下,和TD難分伯仲。另一個團隊則是來自英國的國際設計師聯合(Allied International Designers),總監詹姆斯?皮爾德奇(James Pilditch)主張以商業運作來經營公司,堪稱60~80年代最成功的外國設計公司。
  在設計師眼中,視覺識別是一種對整個社會產生正能量、高品質的優秀設計,對視覺識別設計也抱持著某種理想主義的情結——一個「清晰的夢」,可以用來提高溝通效能以及社會功能運轉的效率和秩序。設計師希望能夠通過視覺識別明確表現企業的結構,並且讓企業更有效率地營運。他們以現代主義的手法來促成有效的視覺傳達,進而為整個社會謀福祉;他們把現代主義的美學和方法融入設計中,把「追求明確」視為可以惠及眾人的「夢想」。
  當時受到瑞士國際設計學派的影響,荷蘭設計師將視覺用規則、簡潔、明確的結構傳達,企業的全套視覺識別系統,則使用統一的版式、字體、標誌和色彩,設計上大量使用明亮的色彩、幾何形狀、無襯線字體也成為那個時代最好的註腳。
  到了70年代,經濟蕭條導致視覺識別的業務量萎縮,荷蘭社會也經歷了巨大的社會變革。年輕人發起對政府權威的反抗,民眾也開始敵視企業。為了回應社會召喚,設計界也發起對現代主義的批判。這在TD和Tel這兩家公司內部造成了緊張的矛盾。一方面,他們要重新讓自己的設計態度緊跟時代精神;另一方面,他們又要掙扎地生存於蔓延於西方世界的經濟衰退中。尤其是維姆?克羅威領導的TD受到了攻擊。而Tel在登貝帶領下,已經開始轉向後現代主義。
  20世紀荷蘭的現代主義藝術和設計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遺產,荷蘭平面設計是世界平面設計的重要一支,它的現代主義設計湧現了一大批優秀的設計師和設計機構。但對於它在此之前的現代主義發展歷程的研究,特別是關於設計與社會、經濟、政治等文化背景之間的動態關係,世人所知甚少。
  本書全面考察了1960-1975年荷蘭社會經濟的環境下視覺識別的設計者(如設計公司、自由設計師)、客戶(如企業、政府、公共機構)、執行者(如印刷廠、執行製作商)以及更多相關的群體。作者通過600多幅珍貴的照片和手稿,向讀者展示了那一個鮮為人知的黃金時代,以及荷蘭設計師或企業在面對具體設計問题時的種種思考及實踐。
  視覺識別在歷史中是如何產生、如何發展,荷蘭的設計公司是怎樣利用視覺識別面對企業和社會的問題,荷蘭企業的需求怎樣影響設計公司以及視覺識別的發展,以及視覺識別本身內涵是什麼……這些問題很少人研究過,我試圖通過剖析視覺識別在荷蘭從1960到1975那些年裡的探索過程,揭開問題的答案。——Wibo Bakker荷蘭設計學者、烏特勒支大學博士
Copyright © 2018 by topbester.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4027842号-1